翻转课堂将遭遇何种困境

2018-10-19 08:09:51 299

  翻转课堂作为当下盛行的一种新型教学模式,并非最近几年才突然出现的,而是经过多位教师的努力才被逐步开发出来。早在1965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就成功研发了小学数学电脑辅助教学实验,尝试通过电脑指导小学生学习数学推理;1991年,哈佛大学教授埃里克·马祖尔(Eric Mazur)为了让大一学生能对所学物理知识有终生难忘的透彻理解而非短暂的机械记忆。


无线投影网关,手机投屏,多屏互动,投屏,一键投影,Airplay ,翻转课堂


  在课堂上采用个别思考、小组讨论、教师引导和评估反馈等方式来促进学生的深度学习;2007年,美国的两位高中教师乔纳森·伯尔曼(J. Bergamann)和亚伦·萨姆斯(A. Sams)将翻转课堂教学模式运用于教学实践并取得显着成效。他们认为,翻转课堂最重要的目标是要在课堂上创造一个合作学习和反思的学习情境。自此,许多教育管理者和一线教师对该模式表示认同并进行大胆尝试。


  致使其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广为流行。从形式上看,翻转课堂主要体现为时间的翻转,即将课堂听教师授课、课后完成作业的传统教学模式改为课前观看教学视频或阅读教材、课堂讨论和答疑的教学模式。从本质上看,翻转课堂试图通过教学流程的再造来颠覆教师全堂讲授、学生被动学习的传统教学模式,其最重要的目的是要实现以学生为中心的课堂教学。


  让学生从被动学习变成主动学习、从客体变成主体。理论的设想是美好的,但现实并不总令人满意。通过对我国多个翻转课堂实践案例加以深入考察,我们发现,其中虽然不乏成功的经验,但也存在诸多亟待破解的翻转困境。一是学生观看教学视频的时机选择困境。大部分学生起初都能在家里认真观看教学视频进行预习。但过了两周左右,认真观看教学视频的学生只有不到一半。


  有不少学生看了一会儿教学视频就开始浏览网页、玩游戏等。针对这一问题,有的学校要求家长监督学生观看教学视频。然而,家长白天通常都要上班,家里只剩下老人来照看孩子,而老人通常很难管得住孩子。不仅如此,当孩子遇到看不懂的内容时,大部分老人限于自身的文化水平,很难帮孩子释疑解惑。久而久之,就容易产生厌倦情绪。有的学生被家长安排了不少课外辅导班。


  放学回家后,时间安排十分紧凑,能用于观看教学视频的时间非常有限,所以翻转课堂无疑加重了学生课后的负担。为了解决学生在家观看教学视频自觉性不够的问题,有的教师将学生集中在教室里一起观看视频,这只是将教师在课堂上讲解的内容事先录制好,然后让学生看视频中的讲解,因而实际上又将翻转课堂翻转了回去。


  二是家长的态度支持困境。学生不能认真观看教学视频与家长的态度有很大的关系。学生放学回家后需要观看教学视频,这并不符合家长对学生课余生活的传统认知。有相当一部分家长觉得这是教师在推卸责任,并认为这加重了自己教育孩子的负担,因而不喜欢在家里协助孩子看视频预习。还有部分家长担心看视频会影响孩子的视力,所以不愿意让他们多接触电脑。


  有不少家长和学生对学校课程仍然秉持的是传统课程的看法,并没有将教学视频视为正式课程,反而认为是额外增加的课外负担。有的家长白天上班,没有时间进行亲子互动(陪伴孩子),所以晚上下班后或周末休息时间,更愿意与孩子一起进行娱乐活动,故而存有抵触情绪,认为教学视频挤占了孩子的休息时间。


如果您有什么需求,可以通过以下式联系我们!

电话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